1. 首頁
  2. 出行

“接盤俠”現身,獵豹汽車卻仍無“來日”

歷經坎坷後,獵豹汽車終於看到了一絲希望……

日前,獵豹汽車等6家企業合併重整第一次債權人會議正式召開。會上,獵豹汽車重整管理人公佈了《合併重整計劃草案》,衡陽弘電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弘電新能源”)被確定爲唯一重整投資人。

根據重整計劃草案,弘電新能源將以投入8億元清償債務爲代價,取得“長豐系”6家公司相應的整車生產資質、整車生產基地、發動機生產基地、汽車研發基地、車橋生產基地等資產。

同時,此次合併重整的6家企業(長豐集團、獵豹汽車、長豐獵豹、長豐動力、長城華冠和風順車橋)主體均予保留,企業股權也將全部無償轉讓給弘電新能源。

獵豹汽車 與獵豹車主

曾幾何時,獵豹也曾“風光無限”。

1995年,長豐集團開始與日本三菱合作,憑藉着三菱的帕傑羅汽車技術支持創建了“獵豹”越野車品牌,陸續推出了黑金剛等多款車型。數據顯示,2002 年,獵豹汽車一度佔據中國國內越野市場 44% 市場份額。

此後,隨着 SUV 市場熱潮的到來,獵豹順勢推出了 CS10 等多款熱銷車型。2017 年,獵豹汽車憑藉 12.5 萬輛的銷量,順利實現銷售收入 113.2 億元。也是在那一年,長豐集團重新啓動了 IPO 進程,並定下了 “2020 年實現年產銷整車 40 萬輛,銷售收入 400 億元、淨利潤 20 億元 ” 的目標。

然而,天有不測風雲。此後的獵豹開始進入銷量下行期,僅一年後便幾近腰斬。

數據顯示,2017年,獵豹汽車銷量12.5萬輛,實現銷售收入113.2億元。但2018年開始,獵豹汽車的銷量快速下滑至7.8萬輛;2019年,銷量進一步下跌至3.25萬輛;2020年,獵豹汽車全年銷量僅1000輛左右。

2021 年 4 月,獵豹汽車在長沙中院申請破產審查。同年 8 月,獵豹汽車被正式裁定破產重整,隨後獵豹汽車管理人連發三份拍賣公告,對獵豹汽車部分資產進行公開拍賣,但均無人問津。

如今,獵豹汽車已經破產重整,那麼,獵豹車主呢?

华体会竞猜在查看黑貓投訴網站後發現,自2020年起,獵豹汽車頻繁被車主投訴無法聯繫到售後服務、售後熱線停機、4S店倒閉、免費售後保養保修無法兌現等問題。

2020年8月,全國約200名獵豹汽車授權經銷商聯合發佈了《關於停止中國境內獵豹汽車免費售後的聲明》稱,因廠家停止零配件供應,無法提供維修服務,經銷商大部分零部件都已經告罄,有將近40萬獵豹車主無法享受售後服務,往後的售後維修都需自費處理。這與此前購買獵豹汽車的消費者官方承諾免費質保政策爲3年或行駛裏程10萬公裏,相去甚遠。

同時,機動車上險數據也顯示,2007年起,獵豹汽車共計售出43.01萬輛汽車。這也意味着,獵豹汽車如果停產倒閉,將有超過43萬車主的售後權益無法得到保障。

對此,华体会竞猜也嘗試多次撥打了獵豹官方的售後電話。不過,截至發稿仍未得到迴應。

此外,業內指出:獵豹當時沒有與時俱進推出符合國六標準的新車型,加上市場競爭激烈,很快就被淘汰出局。獵豹汽車淪落到這個局面很大一方面就是自身產品力不足。早年來依靠三菱的技術雖然當時來說是比較出衆的,但由於在軍轉民之後做出的產品較爲老舊,技術平臺老舊,沒有及時的去把握好客戶的需求,導致瞭如今的黯淡退出市場邊緣,走向崩塌已是必然。

獵豹汽車 還能“重出江湖”嗎?

據公開資料顯示:目前長豐集團、獵豹汽車等六家企業的賬面資產總額爲 93.64 億元,負債總額爲 111.39 億元,資產負債率爲 118.95%,屬於嚴重資不抵債。也因此弘電新能源將投入 8 億元清償債務爲代價,取得 ” 長豐系 “6 家公司相應的整車生產資質、整車生產基地、發動機生產基地、汽車研發基地、車橋生產基地等資產。

企查查信息顯示:弘電新能源成立於2019年10月31日,其中衡陽弘祁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持股96%、威馬汽車科技(衡陽)有限公司持股4%。雖然威馬的持股比例不高,但卻是這場重整案的主角之一。

作爲造車新勢力賽道首批入局的品牌之一,威馬是目前國內純電動汽車製作商中,推出產品數據最多的公司,與蔚來、小鵬的車型數量接近。2018-2022年,威馬相繼推出了EX5、EX6、W6以及最新家轎E.5四款產品,覆蓋SUV與轎車兩大主品類,價格區間爲16-28萬元。這與弘電能源在草案中的定位不謀而合。

據《合併重整計劃草案》顯示,弘電新能源在收購“長豐系”後,將聚焦在15萬~25萬元的純電動乘用車大衆市場,威馬汽車將提供從三電到整車標定、智能座艙和智能駕駛的技術支持,並考慮通過威馬汽車已經建成的渠道進行銷售。

不過,威馬的入局能否帶動獵豹汽車,充分利用資源實現逆襲仍然存疑。畢竟,威馬在近年來掉隊明顯,且產能明顯大於實際需求(威馬在溫州和黃岡已經有兩個生產基地)。

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,威馬汽車累計交付僅2.17萬輛,同比增長2.3%;小鵬、哪吒、理想、蔚來分別爲6.90萬輛、6.31萬輛、6.04萬輛、5.08萬輛;行業整體增速爲122.8%。

至於獵豹汽車能否復活嗎?

华体会竞猜認爲,獵豹復活的可能性非常小的。不僅獵豹現在產能和生產資質都過剩,生產線、技術等都比較老化,且現今的汽車市場已經開始向新能源過渡。如果還繼續獵豹的燃油車計劃,讓現有車主該如何是好呢?因此,华体会竞猜認爲,未來的品牌一定不會以獵豹命名,但其中或許會有獵豹的影子。

近年來,新能源賽道紅利釋放,一衆造車新勢力乘風而上,然而隨着行業格局的初定,以及傳統車企在新能源領域的長驅直入。目前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已經由上半場電氣化的比拼,迭代爲智能化的角逐。曾有多位車企高管表示:中國的汽車市場最終將只剩五家可以存活。

在此情況下,除了要面對奇瑞、比亞迪、長安等自主品牌競爭的競爭外,還需加強自身產品的質量與競爭力,擺脫“獵豹”帶給消費者印象的同時,打造“明星產品”真正的實現“入局”。至於會不會有一個新品牌出現在消費者的視線中,市場會給出答案。

寫在最後

總的來看,獵豹汽車的落寞也給了汽車企業一些啓示。如今隨着汽車產業競爭加劇,不少品牌都淡出了歷史的舞臺,例如衆泰、海馬、華晨等。獵豹汽車的倒下也預示着馬太效應在汽車市場愈發顯現,爲那些處於邊緣的品牌敲響警鐘。